盛唐风月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尽管时近傍晚,但丽正书院中却人员齐全一个不缺。因为就在中午之前,李隆基突然命人传旨,让人将已经编纂完的《大唐六典》四卷,立时抄录三份副本送到紫宸殿。这一桩突如其来的任务落到肩头,自然让向来清闲自在的丽正书院上下为之忙碌了起来,就冲着往日的优厚供给和俸禄,谁也不会质疑这下得加班加点赶工,上至贺知章这样的学士,下至杜士仪这样被临时征调来修书的,一概都全神贯注加入到了抄书的行列之中。

  一时间,偌大的地方只有沙沙沙的抄书声。当李隆基特意吩咐内侍不许惊动上下,踏进了这座他曾经驾临过多次的丽正书院时,所见便是如此一副让人心旷神怡的书香墨海,每一个人都在伏案疾书,没有一个人瞧见他这个天子。然而,对此他却丝毫都没觉得冒犯,反而饶有兴致地在众人身后走过,甚至还品评着这些颇负盛名的文人墨客书法如何。当他来到杜士仪身后之际,却陡然之间停下了脚步。

  他记得杜士仪是回京之后由张说举荐,这才进了丽正书院。在放眼全都是壮年甚至于老者的这地方,杜士仪那年轻看上去分外显眼,就连一旁另一个看似年轻的青年,也被他给压下去了。而那一笔字和从前他看到的相比,挺拔依旧,却多了几分不同从前的筋骨。因而看着看着,他突然出声问道:“这才不到一年,你这一手八分书比起从前,可是大见长进了。”

  这个突兀的声音不但杜士仪听见了,四周围的其他人亦是全都茫然抬头。等到发现竟是一身便服的大唐天子突然出现在这里,有人惊呼,也有人手忙脚乱放下纸笔行礼,但更有人直接狼狈地打翻了砚池。而背对着李隆基的杜士仪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,放下笔之后连忙站起身低头后退行礼。这时候,四周围已经有一大片人拜见不迭。

  “都起来吧,朕只是兴之所至,所以来看看。如此壮观的奋笔疾书,朕看了大为欣悦。”李隆基笑容可掬地摆了摆手,仿佛此前在紫宸殿时的暴怒失态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。而等到众人一一起身,他过去拿起杜士仪抄录的那一沓纸随手翻了翻,又踱过去看了看别人的成果,待发现杜士仪果然是抄得又快又好,显见往日抄多了书驾轻就熟,他方才若有所思地说,“杜士仪,你随朕来,朕有话要问你。”

  这种特别的待遇也不知道引来了多少殷羡的目光,而杜士仪答应一声跟着李隆基往外走,待到殿外穿上了鞋下了台阶时,他心里已经断定,这次应该是事发了。尽管他已经做好了相应的预备,但究竟能否会奏效却并无把握,因而下了最后一级台阶时,见天子突然站定,他连忙跟着停下了脚步,凝神准备那个即将到来的问题。

  “人人都想当京官,不愿出外,你缘何反其道而行之?莫非是觉得朝堂宰臣,抑或是朕这个天子,还容不下你一个毛头小子?”

  果然来了!

  杜士仪闻言反而精神大振,面上却露出了狐疑之色:“陛下……”

  “你书斋中的奏疏,朕看过了。”

  你堂堂大唐天子,竟然把我扣在丽正书院,然后派人去我家书斋抄检!

  杜士仪暗自腹诽,却慌忙诚惶诚恐地举手一揖道:“陛下,臣绝无此意。臣状头登科,制举高第,释褐便得授万年尉,不满一岁更是超迁左拾遗,弱冠便得此殊遇,可说是旷古少有。然则臣长于世家,学于草堂,纵使曾经观风北疆,也曾见过民生疾苦,却不曾有过治理一方的经验,更不曾踏踏实实为国为民做什么事情。所以,陛下此次遴选州县刺史县令,臣得知之后,便不自量力想一求县令,只是奏疏已成,却不知道该如何呈递,心里有些犯难。”

  如果不是先看过杜士仪抄录的《史通》及其注解,再看到那求出为县令的奏疏,李隆基哪里会相信这些话,但此刻他却分毫不疑。想想杜士仪今年才不过二十出头,在中书省和门下省的拾遗补阙之中最最年轻,因而不像其他人那样一心想往朝廷中枢钻,反而有治理一方的豪情壮志,这也可以理解,于是,他便词锋一转道:“既有此心,那缘何太子三番两次问学于你,你从不曾通禀?”

  “若是太子因私事问于臣,臣自当上奏于上。但太子从臣数月之前侍读于东宫起,虽三五日就遣人来,可问的都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方志强李潇潇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

var userinfo = MIP.sandbox.strict.document.cookie; var patt = /jieqiUserId%3D(.*?)%2C/; var info = userinfo.match(patt); var infoid = info[1]; if (infoid> 0) 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true }) }else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false }) }